香港警务处处长冀新一年警民同抗暴:我们并不孤独

香港警务处处长冀新一年警民同抗暴:我们并不孤独

  12月31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警务处在今年6月启动代号“踏浪者”行动止暴制乱,是香港警界史上最大型的行动。香港警方12月30日在社交媒体上传“2019香港警队止暴制乱回顾”影片,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感谢前线警员的付出,盼望警民共同努力,在新一年继续面对挑战。

资料图: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邓炳强。<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苏丹 摄” src=”https://headachestor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b392969384bb47fe8fee361fdf126562.jpg” title=”资料图: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邓炳强。<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苏丹 摄”><br />
   <input name=
资料图: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邓炳强。 记者 苏丹 摄

  过去逾6个月中,香港暴徒的暴力不断升级。示威者亦由最初和平有序表达意见,变成默许暴力,纵容暴徒、罪犯刑事毁坏商铺、设施,对不同意见者施以私刑。警方不断调整策略应变,全力止暴制乱和恢复社会秩序。

  警队“一哥”邓炳强表示,半年前香港市民可以安全、安心地在喜欢的咖啡店喝咖啡,但好可惜,在过去半年中,有部分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煽动仇恨,煽动暴力,特别是煽动一些年轻人使用暴力,包括对一些他们认为“不听话”的店铺施以袭击,甚至打烂东西。

  邓炳强指出,犯法或支持犯法及暴力者企图削弱警方的执法能力,他们会用一些假新闻、假消息,煽动社会对警队的仇恨和误解,分化警方、市民,甚至分化警队内部。至近期,更会用很多类似黑社会的手法,对付一些他们认为“不听话”的店铺。香港市民在过去半年对于此等暴力已感到非常厌恶,暴徒不会得到社会支持,警方会尽一切办法拘捕他们。

  邓炳强希望市民不要再犯法,不要再纵容及包庇暴力。在新的一年,警队仍会继续面对不少挑战,邓炳强说:“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并不孤独,香港有很多市民、很多机构支持警方,希望大家可共同努力,继续面对挑战。”

【编辑:吉翔】

山西晋城在建隧道塌方已致5死 消防拟手工破拆救援

山西晋城在建隧道塌方已致5死 消防拟手工破拆救援

  晋城在建隧道塌方已致5死 消防拟手工破拆救援被困人员

  新京报讯(记者 刘浩南 实习生 关可馨)12月30日16时许,山西省晋城市一在建隧道发生塌方,6人被困。今日(12月31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阳城县委宣传部获悉,截至31日8时50分,已先后搜救出5名被困人员,经现场医护人员检查确认,均无生命迹象,最后1名被困人员正在全力搜救中,消防人员将进入现场手工进行破拆施救。

  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山西晋城市委宣传部获悉,12月30日16时许,山西路桥集团施工的山西晋城市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阳城段第三分部析城山隧道内由西向东施工约600米处(总长约980米)发生断面塌方,塌方量约200立方米。

  阳城县委宣传部一名白姓副部长介绍,截至今日8时50分许,搜救队已救出5人,仍有1人被困,现场正全力搜救中,已有国家专业隧道救援队利用器械并结合手工全力搜救。

  救援指挥部现场救援组组长魏亚东称,现场坍塌物有100多吨,大部分都由黏土和石块组成,结构比较松,极易发生次生灾害。现场的救援方案是先将虚浮的黏土和砂石清理到隧道两侧,然后由消防专业人员进入现场,手工破拆施救。

【编辑:孙静波】

斯里兰卡总统:斯方愿搭乘中国发展快车

斯里兰卡总统:斯方愿搭乘中国发展快车

  新华社科伦坡12月31日电(记者唐璐)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30日表示,斯方高度赞赏中国的发展模式和成就,愿搭乘中国发展快车。

  据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网站信息,拉贾帕克萨当日在总统府会见中国驻斯大使程学源时表示,希望中方能在进出口、投资、旅游、高科技、教育和人员培训等方面给予斯方坚定支持。

  会见中,程学源赞赏拉贾帕克萨近期关于中斯关系包括汉班托塔港的积极表态,表示中方高度重视中斯友好关系发展,愿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加强两国高层交往和政治互信,深化两国经贸、安全、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推动构建中斯命运共同体。

  双方还就两国务实合作重大项目以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友好交流。

  本月19日,拉贾帕克萨在总统府秘书处集体会见外国驻斯记者时明确表示,斯政府不会与中方重新谈判汉班托塔港合作协议,已签署的商业合同不会因政府更迭而变化。

【编辑:苏亦瑜】

跨党联手?拜登:考虑选共和党人当2020总统竞选伙伴

跨党联手?拜登:考虑选共和党人当2020总统竞选伙伴

  12月31日电 综合外媒报道,近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表示,在竞选活动中,考虑挑选一名共和党人作为他2020年的总统竞选伙伴,不过他承认他还没有具体人选。

资料图:美国前副总统拜登。
资料图:美国前副总统拜登。

  当地时间30日下午,一位选民在新罕布什尔州埃克塞特的活动中告诉拜登,她的儿子想知道这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是否会考虑选择共和党人作为竞选伙伴。拜登说,“答案是,我愿意,但我现在想不出一个。”“仍然有一些真正正派的共和党人,”“他们必须站出来。”

  拜登还说,如果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会选择一个对他和他的工作重点“有耐心”的人。他表示,“有很多合格的女性”和“很多合格的非洲裔美国人”。

  在当天的活动开始时,拜登还表示,他的目标是团结全国。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2008年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已故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曾考虑过由民主党人转为无党派人士的前参议员利伯曼(Joe Lieberman),作为可能的总统竞选伙伴,但他最终选择了阿拉斯加州州长佩林(Sarah Palin)。

【编辑:甘甜】

佩洛西儿子卷入乌克兰丑闻 特朗普“吃瓜“: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佩洛西儿子卷入乌克兰丑闻 特朗普“吃瓜“: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参考消息网12月31日报道 英媒称,唐纳德·特朗普29日敦促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对一则报道作出回应,该报道称佩洛西的儿子卷入了乌克兰腐败丑闻。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31日报道,“同一个美国新闻网(OAN)”网站上周的一篇报道称,南希·佩洛西和她的儿子保罗·佩洛西卷入了一起乌克兰腐败丑闻。而该丑闻与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父子被指控的乌克兰丑闻类似。

12月18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主持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投票。新华社发

OAN报道称,保罗·佩洛西曾是一家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据说该公司在乌克兰有业务。

报道还强调,保罗·佩洛西最近一次前往乌克兰是在2017年。

12月27日,特朗普发文称:“哇,疯狂的南希,怎么回事?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同时还发布了来自OAN的报道。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报道称,圣诞节假期也并没有阻止特朗普对这位议长的猛烈抨击。在特朗普最初要求佩洛西对此回应的两天后,美国总统29日又在推特上发文催促:“南希,有答案吗?”(编译/王天僚)

责编:包睿一

英国脱欧后将向农民提供29亿英镑援助

英国脱欧后将向农民提供29亿英镑援助

  12月31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当地时间30日,英国财政大臣贾维德表示,随着英国退出欧盟,政府承诺将在未来两年内提供29亿英镑的资金来支持农民。

    资料图:英国伦敦市中心举行了大规模呼吁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示威游行。
    资料图:英国伦敦市中心举行了大规模呼吁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示威游行。

  据报道,贾维德说,“当我们离开欧盟并摆脱共同农业政策(CAP)的束缚时,我们将能够以更公平、更少官僚主义的体系支持我们的农村社区。”他补充说,“农民可以充满信心地进入新的一年,他们有我们的支持,并且能够在英国脱欧后蓬勃发展。”

  据报道,该方案将分两年进行,并将用于支持英国农民,这是英政府脱欧后政策中的一部分。新的资金将确保英国农民明年获得与今年从共同农业政策项目的直接付款中相同数量的资金。

  环境大臣特蕾莎·维利尔斯(Theresa Villiers)重申了政府的承诺,即“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农村社区感受到英国脱欧的好处,并将确保我们的农民获得更好的待遇”。

  此前,反对党工党曾表示,英国脱欧将导致社会支出大幅减少。但自首相约翰逊当选为英执政党保守党领袖以来,保守党承诺将增加支出。

【编辑:董寒阳】

悼念冰桶挑战发起人 数百名美国民众“跳海”募款

悼念冰桶挑战发起人 数百名美国民众“跳海”募款

  12月30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约有一千名民众28日齐聚美国马萨诸塞州海滩,并有超过半数跳入冰冷海水中,纪念本月稍早不敌“渐冻人症”而辞世的冰桶挑战发起人弗瑞兹。

资料图:冰桶挑战。王东明 摄
资料图:冰桶挑战。王东明 摄

  据报道,这场活动今年是第8年举行,也是最后一次举行,为“弗瑞兹#3基金”(Pete Frates #3 Fund)募款,用以协助支付弗瑞兹的医疗费用。

  弗瑞兹的遗孀茱莉今年首度挑战下水,她穿上与丈夫第一次见面时所穿的比基尼表示:“他现在肯定对我跳入海中乐不可支。这是他能要求的最好的生日派对。无论他在哪里,他都会非常感激。”

  弗瑞兹过去就读波士顿学院时是棒球校队的一员,后来与家人住在波士顿北方郊区比佛利,在与“渐冻人症”奋斗7年后,本月9日病逝。

  弗瑞兹的父亲约翰表示,儿子的医疗让一家人背负约50万美元的债务,希望今天这最后一次的募款活动能帮忙缩小这笔欠款。

  弗瑞兹家族将持续为另一个基金会“弗瑞兹家庭基金会”募款,以帮助其他“渐冻人症”患者支付居家医疗费用。

  今年报名参加跳水的人数,远超出冰桶挑战2014年高峰时的250人纪录。当年冰桶挑战活动替全球“渐冻人症”研究募集了超过2亿美元。

  冰桶挑战要求参与民众从头往身体倒冰水,并把影片贴在社群媒体平台上,再点名其他人照做,或者捐钱给慈善机构。很多人两件事都做了。

  美国男星汤姆•克鲁斯、大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等各界名人都上传挑战影片到社交网站。

  据报道,“渐冻人症”是运动神经元逐步退化的疾病,会因为脊髓和大脑的运动神经元死亡而导致全身无力瘫痪,目前还没有治疗方法。

【编辑:孙静波】

台湾网友都急了:别老挑衅大陆!

台湾网友都急了:别老挑衅大陆!

2020年选举将近,一些岛内绿媒又开始妄图挑拨两岸情绪。今天(29日),台湾亲绿媒体《自由时报》、“三立网”等媒体报道称,台军规划从2021年开始量产增程型的各式反舰导弹。报道还特别以大陆省份位置对比导弹射程范围,并称可阻滞及削弱解放军行动。有岛内网友对此痛批,别一直挑衅大陆,恐吓台湾民众。

image.png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截图

报道称,台军为发展所谓的“重层吓阻”战力,规划从2021年开始量产增程型的各式反舰导弹,包括“雄风二型”增程反舰导弹及“雄风三型”增程型超音速反舰导弹。

image.png

“雄三”导弹(资料图)图源:台媒

报道还声称,其中“雄三”增程型射程超过300公里,若部署在东引或是澎湖群岛,射程可有效扩大,北至中国大陆浙江、南到广东外海皆为“雄三”增程型的打击范围,可利用机动发射系统的机动性与隐蔽性,阻滞及削弱解放军行动。

有台湾亲绿网友为此点赞,还声称“地表最强”↓

image.png

不过,有岛内网友则联想到此前雄三导弹误射台湾渔船一事讽刺道:渔船在发抖↓

image.png

有网友直言,大陆不是不敢打,是不想打,别一直挑衅人家,恐吓台湾民众↓

image.png

还有网友提醒,小心玩火自焚,不要挑战中国(大陆)收复台湾的决心↓

image.png

有网友则表示:重点不是导弹打到哪,而是打起仗来,民进党这些“台独”分子要逃往哪里进行政治庇护↓

image.png

此前,对于民进党当局发展军备、鼓吹所谓的“大陆威胁论”,国台办曾不止一次明确表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才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根本保障,而搞“台独”、搞分裂,这是和台海的和平背道而驰的。任何“以武拒统”行为,只会给两岸同胞造成巨大伤害。这样的作为是不可能得逞的,也必将遭到两岸同胞坚决反对。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还曾表示,民进党当局领导人不断升高两岸对立,煽动两岸敌意,阻挠两岸民众的交流合作,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谁都看得出来,其这么卖力表演,不惜拿台湾民众的利益做赌注,都是为了一己之私、一党之私。

马晓光强调,台湾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兄弟,我们从来都善待台湾同胞,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台独”是台湾民众根本利益的最大祸害,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最大威胁。如果谁想对号入座,那只能自取其辱。

至于上台以来,台湾军方多次展开演习,模拟大陆对台进行“斩首行动”,演练台当局领导人撤离。国台办也曾表示,我们一直致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台海和平稳定。我们推进国防建设和军队发展是为维护我们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台独”势力及其分裂活动是台海和平稳定最大威胁。如果不搞“台独”,有什么可怕的?

来源:环球网/ 大圈

责编:朱箫

数说中国-我国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数说中国-我国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沧桑巨变70载,民族复兴铸辉煌。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如何产生?让我们从数字中寻找答案!

  就业规模不断扩大,就业结构逐步完善。

  1952年,全国就业人员2亿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2486万人。

  1978年,全国就业人员达到4亿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9514万人。

  2000年,全国就业人员达到7.2亿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2.3亿人。

  2012年,全国就业人员达到7.7亿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3.7亿人。

  2018年,全国就业人员达到7.8亿人,我国就业总量大幅增加。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3亿人。

  居民收入持续增加,消费水平不断提高。

  195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8元,人均消费支出88元。

  197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元,人均消费支出151元。

  2013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311元,人均消费支出13220元。

  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人均消费支出17111元。

  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228元,比1978年增长24.3倍。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1978年增长19.2倍。收入较快增长,居民消费能力显著提升。

  社会保障不断加强,织就广覆盖的民生安全网。

  2018年末,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人数41848万人,比1989年增加36138万人。参加失业保险人数19643万人,比1994年增加11675万人。参加工伤保险人数23868万人,比1994年增加22046万人。

  2018年末,我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超过9亿人,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基本实现全民医保。

  贫困人口大幅减少,对全球减贫事业贡献巨大。

  1978年末,我国农村贫困人口7.7亿人,农村贫困发生率97.5%。

  2012年末,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下降至9899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10.2%。

  2018年末,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至1660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1.7%。

  我国农村从普遍贫困走向整体消灭绝对贫困,我国对全球减贫贡献超过70%。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凝心聚力,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再出发!

【编辑:王祎】

“Z世代”的班主任难在哪?老师:一届比一届难带

“Z世代”的班主任难在哪?老师:一届比一届难带

  万象
  Z世代的班主任难在哪儿

  今年是陈海担任班主任的第9年。带过3届高中生,现为河北省邯郸市某中学初二年级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他,正盼着早点卸任“班主任”。

  “最好明年就可以卸任。”他说:“太难了!”

  小至学生考勤、服装发型检查、作业收交,再到应对各项评比、巡检,以及学生安全、家校矛盾、升学压力等,用陈海的话说,“班级中大大小小的事儿没有班主任不管的”。经常是来得最早、下班最晚,班主任也被称为学校中最忙、最操心、任务最繁琐的一群人。晚饭过后的办公室里绝大多数是各个班的班主任“大眼瞪着小眼”,“你也没走呐!”

  有句话说,“没当过班主任,就不算真正做过老师”——班主任是接触学生最多的人,往往也是与学生最亲近、毕业多年后学生记忆最深的人。每年,都有年轻老师跃跃欲试,走上班主任的岗位,但也有不少班主任满身疲倦,急着逃离。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走入离学生最近的这个群体,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近距离感受他们的压力和负担。

  难管的Z世代

  现在的中小学已是00后的天地,他们被称为“Z世代”,又称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

  以陈海带过3届高中生的经验为例,他觉得,现在是一届比一届难带。

  “现在学生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至少温饱不愁,有的学生学习动力相对欠缺,会抱有这样一种心理:反正我学好学差,都能活下去。”陈海说,而另一方面,学生可以从网络上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信息,受到社会多方面的影响,学生的成长环境没有以前单纯了,也使得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在弱化。

  面对学生的这种状况,其他任课老师可能不管,但班主任必须要管。

  前一段时间在校园里看到其他班的一位同学正在抽烟,陈海忍不住上前制止。结果,学生一脸不屑地说道:“关你什么事?”

  陈海正要跟这位学生继续理论,却被这位学生打断,“再多管闲事,小心拿刀捅你”。

  听到这话,陈海觉得“有点尴尬”,只好把那名学生的班主任叫来,但心里也不免生出一种无力感,“原来管理学生老师没负担,现在不太敢管了。除了说教,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一遍不听,那我就再说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这不是陈海老师一个人的感受。

  “现在部分家长对孩子有一种无原则的溺爱,生怕孩子吃亏,有时候学校出了一点小事,社会舆论也是一边倒,认为是学校和老师的责任,甚至有时不顾是非曲直。”北京市某小学班主任刘瑞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正是在这样的家庭影响和社会舆论的影响下,有些孩子在学校成了“小霸王”。

  今年,刘瑞新接了一个班。没过多久就发现班里有这样一个“小霸王”:经常欺负同学,通常都用拳头解决和同学之间的矛盾。这名学生的妈妈是大学老师,爸爸是警校老师,“父母都是高知应该很好沟通”。有了这样的判断后,刘瑞便给同学的妈妈打了电话。

  刘瑞没想到的是,当把孩子的表现告诉妈妈之后,这位妈妈却说:“打人?出人命了吗?既然没有打坏我们就不去干涉他。他打了哪个孩子?让那个孩子打回来呀,老师这也不让那也不让,会压抑孩子的天性的……”

  正如刘瑞所说,Z世代的孩子本已被各种信息武装到牙齿,再加上父母的溺爱,很多班主任在管理上遇到了前辈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难题。面对这样的局面,不少班主任都非常纠结:“管吧,家长不愿意,孩子不愿意;不管吧,自己的良心又过不去。”刘瑞说,很多老师是顶着“触雷”的风险在工作。

  压力怎会不大?

  无限放大的责任

  自从当上班主任,甘肃省兰州大学附属中学班主任吴建军几乎每天早上7点都会到岗。没有其他意外的话,他从考勤开始一天的日常管理工作,查看作业收交情况和卫生情况、上课、出操、盯自习、备课、改作业、监督值日、家校沟通……可谓是马不停蹄。

  但同时作为学校的被管理者,班主任还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比如,突如其来的上级检查、每学期都会有的运动会、文艺演出、疾病防控、消防演习等活动,还有来自省里、市里、县里的各种需要统计上交的信息、材料、表格等,任务十分繁琐。广东省雷州市某小学班主任柯宁曾统计过自己一学期上交的工作文档,多达320余项。但其中,有些内容让他觉得并非必要,“像‘非法集资’要我们提供线索,这是叫我们到外面去摸排吗?”

  不过,对于很多班主任来说,繁杂的日常工作还不是让他们感到最累的。

  “班主任无限大的责任,才真像一座座大山,压在班主任身上”陈海说,“学生的安全、成绩、各项评比等,不管哪一方面出现问题,均由班主任负责。”

  和以往纯粹关注学生的人身安全不同,“现在出现心理问题的孩子越来越多,这就更考验班主任,平时的工作得更细致入微,花更多心思去了解学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某中学班主任康佳告诉记者,自从当了班主任,基本上都是24小时开机,“孩子如果出了任何事情,各科老师都会找班主任,家长也会找班主任,领导也会找班主任,不敢关机”。

  “一次班里一名学生跟家长闹了别扭,两个人谈不拢,家长就给我打电话。”北京某中学班主任邢正龙说,当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家长跟孩子吵一会儿就把电话打过来,跟老师抱怨完了再继续跟孩子理论,然后再打过来……“家长大概觉得我们老师晚上不需要处理自己的事情,像这种事能不能第二天再处理呢?”

  除了来自学校、家长、学生的压力,如今班主任面临的社会压力也更大。比如,原本有些可以在校园内解决的事,却被社会或舆论无限放大。尤其是在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任何一点儿小事都有可能在网络上被放大和发酵。

  前一段时间,陈海班上有学生打架,双方家长不依不饶,后来媒体工作者也闻风而至。那时候,陈海每天一睁眼就要想着去解决这个问题,不停地在派出所、学校和双方家长之间斡旋,“整个人焦头烂额,整整半个月才让人喘口气”。

  与其说这是班主任这个群体的压力,不如说是社会、家长、学生等多个群体的焦虑在班主任身上的投射,毕竟班主任是各项管理制度最一线的执行者,也是学校管理层、家长、学生和社会之间沟通的桥梁。

  “减负”不能仅靠学校

  有人觉得,班主任确实很操心,但是有班主任费呀!但是又有几个人愿意为了每个月多出的5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班主任费,而牺牲掉自己所有的时间呢?

  “如果不当班主任,至少可以弹性坐班,有些节假日也可正常休息。当过班主任都会特别羡慕那些不当班主任的。”本来,在上学期结束时,陈海就不打算再当班主任。和陈海同一年级的班主任一共13位,和他想法一样的有7位。

  新学期开始前,校长急了,挨个给老师打电话。陈海接到过3次校长来电,可以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校长要亲自登门来劝说他继续做班主任。陈海最终是答应了,但现在“已被磨得没有棱角了,只求稳定,不落后就行”。如果可以,他只盼着明年可以卸任“班主任”一职,“再这么当下去,真的撑不住。”

  不久前,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在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育人·心理健康”论坛上透露一组针对四年级和八年级班主任的调查数据:下班感觉精疲力竭不想做任何事情的四年级班主任为58.7%,八年级班主任为64.8%;工作时感到身心俱疲的四年级班主任39.9%,八年级班主任为41.6%。

  “从社会的层面来看,全社会要树立起尊重教育的风气,不要神化教师,也不要贬低教师。”吴建军说,“对老师这份职业来说,最需要一个好的氛围。干任何工作都不容易,当班主任更不容易,所以需要社会的一些理解。”

  不过在众多班主任看来,让班主任只做教师该做的事才是“减负”的关键。

  “任何教育问题都与社会问题息息相关,教育问题不能与社会脱节,关起门来单纯做教育是不可能的。”邢正龙说,不能脱离社会办教育不等于可以把社会上很多东西直接拉到校园中,“不说别的,光是那些评比表格有多少是跟学校的教学直接相关的?因此解决教师压力过大问题,仅靠学校的力量也是不够的。”

  陈海也有类似的想法,他希望学校能优化管理,尽可能减少些可有可无的工作安排,给班主任“减压”。比如说,可以建立学生信息资料库,不要让班主任一遍遍统计学生及其家长的信息;同时,增加专职部门对学生进行纪律管理,“有中学就已设立这样的部门,专门处理学生打架斗殴、旷课等行为,班主任可以协助”。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 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这份被称为“教师减负20条”的文件,击中了中小学教师负担重的痛点,明确提出了要减少督察检查评比考核事项、减少社会事务进校园、报表填写工作等。

  陈海们在期待着这份文件尽早落到实处,期待着“班主任的工作就不会那么难做了”。

  (应受访者要求,除吴建军外,其他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孙庆玲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罗攀】